《为仆从的母亲》:在错误的婚姻中 女人如何救赎自己?
作者:华体会网页登录入口 发布时间:2021-11-03 00:21
本文摘要:文/我们的赫拉引语:列夫·托尔斯泰说: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婚姻也是如此,各有各的痛苦。 丈夫出轨,但却因为自己经济不独立,只能忍辱负重,维持外貌的宁静。丈夫有家暴,占有欲极强,不容许自己有外交。丈夫没有爱和尊重,但为了孩子的发展,努力去饰演一个幸福的女性。 最近拜读了柔石的短篇小说《为仆从的母亲》,心中百感交集。故事讲述的是民国时期,在偏远农村的皮贩因缺钱,而把自己的妻子典当给秀才,帮秀才生育儿子,最后秀才使用完了,又把她丢回皮贩身边的故事。

华体会网页登录入口

文/我们的赫拉引语:列夫·托尔斯泰说: "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"婚姻也是如此,各有各的痛苦。

丈夫出轨,但却因为自己经济不独立,只能忍辱负重,维持外貌的宁静。丈夫有家暴,占有欲极强,不容许自己有外交。丈夫没有爱和尊重,但为了孩子的发展,努力去饰演一个幸福的女性。

最近拜读了柔石的短篇小说《为仆从的母亲》,心中百感交集。故事讲述的是民国时期,在偏远农村的皮贩因缺钱,而把自己的妻子典当给秀才,帮秀才生育儿子,最后秀才使用完了,又把她丢回皮贩身边的故事。在整个故事中,妻子是完全如透明般的存在,但却连名字都不配拥有,人生被随意支配,如同商品被男子选来选去。

她的人生履历,就如同履历了2次失败的婚姻。没有尊严,没有姓名,没有支配自己运气的权利。一切主宰,皆是男子。

其实,女人在错误的婚姻中,该如何矜持呢?1.认清事实,实时止损底娘的第一任丈夫是皮贩,一个商人,生意做的不尽如意,日子过的捉襟见肘。不仅如此,他残暴,残忍,重男轻女,完全没有尊重女性。底娘第二胎生了女儿,因重男轻女,于是就残忍的把刚出生的女儿活活烫死,令人瞠目结舌。

生活中,稍不如意,还会用烟头烫伤自己的大儿子春宝。在家庭生活中,负担不起一个男子该负担的责任,在捉襟见肘的时候,就想到了典妻。如此一个男子,无情无义,毫无可取之处。

可是底娘却是完全相反的性格,她善良,具备中国传统女性的温柔,骨子里的母性强烈。她虽厌恶皮贩,却无力去抗争,任其被男子随意支配,随波逐流。她或许没有读过书,没有门第,没有怙恃的重视和爱。

从小就被贯注"嫁鸡随鸡嫁狗随狗"的思维,从一而终,不懂变通的思想从本质上影响了她的判断。在面临第一段痛苦且不堪的婚姻中,她是无力的。

她哭泣着坐在轿子中,叹息运气的不公,牵挂自己的春宝,可是她又能改变什么呢?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映照出她纷繁庞大的心情,轿夫的奚落和指责,映照出封建社会中男子对女性权利的漠视。没有独立清醒的意识,她认不清这段婚姻带给她的痛苦,她其实可以主动寻求改变,主动权在自己身上。

可是她放弃了,她不懂如何实时止损,也不懂只有自己才气救赎自己。一个因为钱就可以变卖自己的男子,不值得爱,不值得自己的支付,也不值得浪费一辈子的时光去追随。

在纠错这个环节上,她是被动的。2.放下执念,清醒矜持她被送到秀才家后,刚开始秀才对她很好,嘘寒问暖,衣食无缺,让她在痛苦而迷惘的人生中,获得了一丝喘息。她开始有了一些痴迷和执念,认为秀才是解救她混沌人生的启明灯。因为年轻,她又怀上了孩子,秀才更为看中她。

事事亲力亲为,唯恐照顾不周,在孕期,她享受了婚姻中被人疼爱和眷注的幸福。可是运气不会让她如此顺遂,秀才的正妻,城府极深,善妒阴狠,她绝对不允许秀才留住她。

单纯且善良的她,甚至还做起了痴梦,希望在秀才家过好下半生,顺带把春宝接过来,母子团圆。她以为秀才是真爱她的,在生活细节上无一不妥帖细致。她眼中的秀才是温柔可亲的,跟第一任丈夫皮贩比起来,有文化有修养,善良且疼爱自己。

她以为找到了人生中的依靠,以为自己会在这个家稳稳的过好下半生。不得不说,秀才是喜欢她的,喜欢她的柔顺,喜欢她的顺从,喜欢她年轻的身体。相对于他凶悍泼辣的妻子,他一直都恐惧却又无力。

秀才希望从底娘身上找回做男子的尊严,更为重要的是,她能生育孩子,能为家族繁衍子孙,传宗接代比什么都重要。人们对于工具,总有着一种天然接受和喜爱的心情,男子更是如此。底娘把他当成人生中的救命稻草,而秀才只当她是生育工具,哪有真心真爱可言?正妻从中作梗,使得秀才看到底娘对以前孩子的牵挂,心中恼恨不已。

直接的引火线的是秋宝生日,皮贩前来祝贺,实则向底娘要钱,说春宝生病需要用钱,于是底娘把秀才送给她的镯子给了皮贩。于是秀才怒了,他开始展现出他心田的阴暗,他不能容忍底娘还顾念旧情和前任的孩子,他也顾不得念书人的体面了,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。

他得不到完全的底娘,就要扑灭,他也跟正妻一起,荼毒底娘,把底娘当保姆使唤。爱时如珠似宝,弃时如视草芥。这情景是不是像极了婚前男子的甜言甜言,婚后的残忍无视。从古至今,占有欲,都是深入男子骨髓的。

对女人,是想拥有一种百分百的占有权,无论身体还是灵魂,一旦拥有了,也以为不外如此。人性就是如此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获得了就有恃无恐。底娘感知到了,可是她还是无力去反抗,甚至另有一丝执念,希望秀才看在秋宝的份上,对她多加照顾。

钱钟书说:“ 爱熄灭了灯,心围一座城。”她固步自封,以为这是爱,去奢求别人的恻隐,希翼能从别人身上乞讨点爱和温暖。她又一次的为自己失败的婚姻,负担了惨重的价格。

《橘子红了》中的秀禾,是老爷的姨太太,为老爷生个孩子,完成夫人一生的梦想。她算幸运的,夫人和老爷对她很好,宽容友善。她读过书,有反抗意识,可是恰巧爱的是一个懦弱的男子,这个男子连自己的运气都改变不了,何谈资助她呢?因为善良和强烈的责任感,出于报恩的心态,她放弃了对自己幸福的追求。

她又回到了老爷身边,最后,她难产,生下小孩,生命终结。今后归还了夫人老爷的膏泽,心愿得以实现。末端处,她的灵魂轻飘飘的飘到天空,就像她以前爱放的谁人鹞子一样,缓慢的飞到了空中,她解脱了。

一个鲜活的20岁的生命就终止了,仅仅是为了传宗接代。从小凄苦,家境清贫,读过几年书,相比起底娘来说,她是有独立意识的,她另有一技之长,养活自己不在话下。她只需逃离这个地方,就能获得全新的生活。

可是她反抗过,挣扎过,还是没逃过运气的枷锁。沈从文说:“凡事。


本文关键词:《,为仆从的母亲,》,在,错误,的,婚姻,中,华体会全站官网登录入口,女人

本文来源:华体会网页登录入口-www.021jiareqi.com

电话
0342-763218761